学校主页 | 首页 | 校友总会 | 校友动态 | 捐赠鸣谢 | 活动剪影 | 校友留言 | 相关下载 | 各地联络处 | 师院记忆 
  天水师范学院校友联谊会办公室欢迎您!

当前位置: 首页>>师院记忆>>正文

 

锁是他眼中黑色的部分丨天水师院校友诗人三人行
2020-04-23 15:55  
[文章下载] [字号: ]

八月

葡萄丰收

大地漆黑 沉默

雨中摆摊卖锁

卖锁者阴影中静坐

咬紧牙关

拒绝还价

锁孔迂回曲折

深不见底

锁身机关重重

拒绝一切身外之物

小心翼翼

像走夜路

钥匙插入 扭动

抽出来

再插进去

没有声音

锁孔从一扇门变成一堵墙

直到铁钳

从内部撕开

像一个罪人

被挖走秘密

锁是他眼中黑色的部分

在徐家渡

最后一趟火车

拉着煤和有生意头脑的人

滚滚而去

带走街天和黎明

站牌倒地不起

枕木长出木耳

在徐家渡

入冬后,风头越来越硬

财政所、信用社搬离

税所、供销社、粮管所消失

老街上商铺带锁

屋檐漏水

邮箱挂在路口的土墙

缀满锈迹。在徐家渡

嘴巴是徒劳的

米轨戳进山洞,不吭一声

不会再有人踩着蜗牛

冒雨赶来

从衣兜中抽出车票和酒瓶

问你借火

打听一个菜馆的名字

在徐家渡

灰尘滞留下来,日复一日

沉积。黄昏

雾淹没天空

刷白的房梁发白

寒冷自南盘江中升起

爬进穷人的膝盖

渡口取水的老妪

拖着影子

回家,鱼塘边

黑暗像狼群,围拢过来

杀鸡

一夜没合眼,从山上下来

在街角处试着扑腾了一下

十字路口人多眼杂

被内向的表哥迅速扑倒

下了个蛋。押回玉溪后

还是一声不吭。一泡尿憋着

就进了右所菜市场。杀鸡的女人

三十来岁,味儿重、面如桃花

割颈、拔毛、扯肠子

不到一首歌的时间,鸡

就不见了

雪和父亲

等待三十年的雨水

晚年只换来一场风雪

不知多少次

我坐在父亲身边

相顾无言

从清晨到黄昏

雪静静落着

终于谁也没有开口

父亲蓦然起身

风高高吹起

门重重关上

故乡已经散了

从兰溪桥上车

沿州大河途径刺桐关

我被堵在十二月的文林街上

耽搁了一会

翠湖上空蓝天白云

红嘴鸥盘旋

云大的松鼠像一尊尊佛

坐在梧桐枝头

从圆通山那个门进来

右手下去

满地银杏

故乡

在滇池东岸

我赶到时

手机显示时间是17:03

故乡已经散了

人类学博物馆的铁门生锈

带锁

风吹着太阳

付冯选,甘肃人,现居云南玉溪。天水师范学院06级中文4班汉语言文学专业学生。

马 燮

异己者

让深思熟虑的墨

挟持牡丹心中的盛世繁华

让乌鸦哼唱百灵的歌谣

路的尽头,流水自救

如果江山只有一面旗帜

如果美人贪恋清贫

黑夜的白夜,智者无故失踪

把书读薄,把人暖心

把彩绘的肉体铺开延展成为

丝绸。鸡鸣的时候

弃儿披上新婚的圣装

锣鼓喧天里的攻守

孤舟横渡

天涯,一不留神

稍纵即逝,歌者的尾音啊

百转千回

有睫毛眨巴,有泪痕跃入深谷

在书籍朽腐的清香里

爱一个文字或与文字背对而坐

剑早忘记归途,传递消息的鸽子

也已失明

听见脚步声了吗,那青山绿水供养的

黄金。在一泻千里的沉默中

字字珠玑

最后的较量

要么刀剑笑要么随风飘

要么,让失语的人

有了童贞真诚的开心

落雨了,一滴浓墨的心

莲步轻移,不必担忧

险象丛生

失语者

启程的片刻,五彩缤纷

脚印深深浅浅

让心灵安宁都是预谋的目的

因为一个字过于羞怯

就会果断撕开伤口拒绝再次愈合

多清冷的目光啊

这无疾而终的相约

谁是迷途知返的罪人

凌迟一段过往或者给醒悟者施以极刑

草率的华章,瞥见的间歇

微笑又让沧桑滴血

山在水的上方

水在踽踽独行的云的身旁

而剑呢,而锻造者呢

血迹斑斑,乞求始终没有回响

高潮来临的时候,清贫洗劫繁华

断枝拥抱残雪

只有一剪寒梅

疼痛又隐忍地独自绽放

当鸟鸣击中花开花落的忧伤

梦想能不能,深刻在一方青石之上

如果字字珠玑,如果知音难觅

如果离开没有因由

那么,万紫千红的春天

希冀失孤的飞燕,能够衔着欢欣

用飞翔不懈的歌唱

歌唱情劫惊魂的虚无

也歌唱生死相依过的永恒

暗夜深处,如若巧遇青衣

最好将盛大的仪仗一笔勾销

锣鼓喧天的时候,经久的心痛已黯然收场

枝繁叶茂的掩饰,需要决绝的勇气

用一声轻吟,将其击毙

看见了吗

那些眼睛还在寻找眼睛

那些心跳还在继续

那些呐喊还在等候归期

那些惊涛拍岸的游戏还在纷争不休

如果誓言依旧抱残守缺

委身花朵心脏的人

终会一世,也捡拾不起一颗泪滴

乐者

六朵花,单纯排列

却狂躁地开放

只有一朵开得稠密放荡

太阳升得老高,只是光线照不到蚂蚁

乞丐笑了,他的双手苍白

被花香相中的情人,整宿失眠

他们不懂,流浪的人

蹒跚而来,抛弃故乡

六只青筋暴露的手

心跳加速,互相击掌

那个难以启齿的字,早已逃亡

火苗温暖滴水的夜

将此厚彼薄的书洇湿

月亮之子的身旁,忧郁的殉情者

唾弃蛊惑,有了觉醒的模样

窃窃私语也会被偷听

微笑怀揣尖刀,踮起脚尖

小心翼翼,割断无药可救的情肠

被征询过的水波

还有什么勇气碧波激荡

让船启航,去迎接深渊

抑或霞光风浪

刚醒来吧,刚刚走出秘境吧

被多事者跟踪,爱人

已丢失她失聪的云朵

蓝天之外,门扉晚些打开

心痛欲绝的合唱,紧紧嗓门

裹紧华美收场的衣裳

路很长,三双脚印

谁在谁的后头

跨过高音的震颤,蝴蝶已经彻夜难眠

被翅膀拍打的过往,从此情短路长

四季有雨,四季沉默不语

狂躁之后,六只手

会把眼睛托举到黎明前方

哪怕纠结于一顿晚宴

也该轻松打开行囊

六朵花,你追我赶

好比流水拂过琴弦

没人知道,微小的鱼

最后,是怎样攀上大海宽阔的胸膛

马燮,天水师专(天水师范学院前身)1993届中文系毕业。曾任天水师专广播站第一任主编,天水师专青年文学创作联合会会刊第二任主编。现为嘉峪关市作家协会副主席,嘉峪关市朗诵艺术家协会主席。

邱伟强

日记

提笔 泛黄的纸上

写下 一天的经历

开头是天气

结束是日期

日记 不过是一些

龌龊 无耻和卑鄙

外带一念善意

有谁在日记里夸耀自己

那怕一丁点的功绩

遗憾的 不能天下尽知

这样 才最真实

习惯了用歪歪扭扭的笔迹

我喜欢

不为人知的回忆

也许 多年以后的人

嘲笑曾经的自己

太过斟酌曾经的用词

小心的抛弃

酣畅淋漓的快意

信仰

从凸窗外吹来的风充满了尸体的味道

一个人在林间寻找

暗暗的月光覆盖的悲哀是亡者的泪

夜半不眠的孤独的人

如今又丧失了活着的勇气

苍白无力,气若游丝的边缘人的脸上

平添了几分宁静

我画上圆圈,跪倒在众神面前祈祷

不再有人出卖灵魂换来快感

不再有人戮尽异类生灵涂炭

我希望,活着,不止是人类

邱伟强,甘肃岷县人,天水师范学院18级汉语言文学专业在读,现任瀚海潮文学社主编。

打印    收藏
关闭窗口

 
  通知公告
 
  捐赠鸣谢  
 
  相关下载   
· 2018中国最顶尖大学排行榜公布,清... 2018/05/07
· 校友会2017中国城市大学竞争力排行... 2017/03/29
· 校友会2017中国各线城市最好大学排... 2017/03/28
· 2016甘肃省大学最佳专业排行榜,兰... 2016/08/31
 

兰州大学 | 兰州理工大学校友网 | 北京师范大学 | 陕西师范大学
 

 

Copyright ©2005-2020天水师范学院校友联谊会办公室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甘肃省天水市秦州区滨河路  邮编:741001

   甘公网安备 62050202000257号 陇ICP备15003457号